100.03.18週五禪修課程:我的愛是怎麼了?今天上課主題:我的愛是怎麼了? 如果有一對很恩愛的情人,他們兩個曾經每一世告訴自己當我們每一世來重逢的時候我們看到對方就知道你是屬於我的。所以兩個人有默契,這叫【愛的靈語】,靈語裡面叫做【愛的信用】,他們許下了承諾,就這樣約定兩個人在今生裡面他們又再一起。重點是在現在的社會已跟往常不同,女人做的工作可以與男人並駕齊驅,愛情裡面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這對男女中男生是一個很高級的主管,女生在另外一個公司也是主管,所以他們兩個都是職位很不錯的,愛對方的心也是一樣的,有一天男生突然在睡醒的時候發現對這個女生的感覺不見了。這時候男生一直在想:「感覺怎麼會不見了?」重點是這個女生沒有睡在男生旁邊,男生卻發現了感覺不見了,從那一天開始男生不接女生電話,逃避見面,總是以公事來逃避女生,女生發現了,女生也做了一個行為,既然你現在這樣對我,我也對你保持一些距離,我也不打給妳不找妳,我看你怎麼做!兩個人就用同樣的手法繼續下去,有一天這個女生接到了紅帖,這個男生要結婚了! 如果你是這個女孩,你會怎麼樣? 修真:會瘋掉,會想說怎麼會這樣?三個月不連絡但對方卻要結婚了。澤修:妳只有這樣的表現? 修真:會問對方,為甚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澤修:如果不接妳電話呢? 修真:會傳簡訊。 澤修:如果電話改了呢? 修真:會找他。 澤修:他也不見妳? 修真:一個人躲起來難過。 澤修:所以修真妳會躲起來一個人難過,如果你還有做其他的行為,那妳就是故意把事情做大給人家看的行為囉。 澤修:修身,如果你發現接到這個喜帖,發現新娘不是妳妳會怎麼做? 修身:死心了,不理他了,祝福他! 澤修:修無,如果是你呢? 修無:會拼命想找對方。 澤修:為了甚麼找他? 修無:覺得死得不明不白, 澤修:覺得不願放棄? 修無:對。 澤修:修慧如果是妳呢? 修慧:我會很難過,但是我不會干擾對方。 澤修:不會跑到結婚場子裡把對方抓出來問? 修慧:以前會,現在不會了。 澤修:修情,如果是妳呢? 修情:會問他原因。 澤修:可是對方不接妳電話哦! 修情:放棄了! 澤修:所以妳對感情會放棄,不會死纏爛打,不會傷心對不對? 修情:會傷心。 澤修:那妳傷心難過時,會不會要有人陪著妳? 修情:不會。 澤修:所以獨自傷心? 修情:是 故事繼續:這個女生因不甘而自殺,自殺但沒有死亡。所以這個男的婚事沒有被檔了下來,繼續結婚。結婚當天接到訊息,男生反而告訴自己:「幸好我沒娶她!」 這個故事告訴你們的,是什麼? 修專:心態,要知足。 澤修:這個女生自殺了,男的竟然要知足? 修專:……………………. 修友:人世間對烤肉食材愛跟情不要太執著,不是我們的不要強求,強摘的果子不甜。 修義:當愛的轟轟烈烈的時候是甜蜜的,但分開的時候也不要太傷心。 澤修:如果你是那個男的,為甚麼會這樣覺得? 修義:因為這個女生不夠理性。 修因:愛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愛自己。 修穩:也是要愛自己。 澤修:所以那個女人死得好嗎? 修穩:她就是因為不夠愛自己才會自殺 修仁:就會覺得今天我找到我要的。她為甚麼還要去自殺,不會轉化去找到她要的東西。 愛情的素質裡面,有一個最大的因素,除了愛,就是不強求。每個人都喜歡去搶取妳搶不到的東西,每個人也不願當被丟棄的東西,不願被丟棄也不願東西被搶走。所以在現今的世界裡面,所有的年輕子女,對愛產生了很大的迷思,我絕對不能被丟棄,我要去爭取,爭取的卻有可能是去強取過來的。古時候有句話:強摘的水果不會甜。明明知道還沒熟,卻硬要吃,明明就不甜,只是刺激,卻也認為那是好的。所以當有天妳吃到一個成熟的水果,妳就會覺得跟前面的有所不同,讓人意亂情迷。所以成熟和不成熟的水果放在一起的時候,會不知到哪個好, 哪個好啊?後面的好,前面的都不好?接下來這棵樹的果子是這樣味道,人生總得再試試看,前面是蘋果,後面是橘子,種種因素不同,再找一個來吃吃看,發現也是不錯。如果你是這個主人,你會覺得哪個水果最好呢? 修觀妳覺得呢?前面好還是後面好? 修觀:後面得比較好。 修康:後面得比較好。 修恭妳認為呢? 修恭:哪一個好吃就哪一個好。 所以如果對祖師來說,每一段都很好。但【愛裡面不能有強求】,重點是年輕人不知道甚麼是【強求】,當你和一個愛的人朝夕相處,如果有個第三者一下子就介入並搶走了,這還叫愛嗎?你會明白的告訴自己:愛早已有了裂縫,還是責怪他人來搶取呢? 弟子要記住,當你搞不清楚是愛還是不是愛的時候,要自己問自己,當你少了對方給你的生活的種種,你會不會很難過?例如對方替你做好早餐,或者很多種種,有些人覺得【照顧】就叫【愛】,有些人覺得這不叫愛。社會裡面常常說,女人要體貼一點,但現在也有【新好男人】,幫心愛的妻子做點事,那現在的妻子不用做事嗎? 不做任何事情的叫做【好女人】嗎?那如果女人蓬頭垢面,每天擦地板,這樣也是好女人嗎?那請問修法什麼樣才叫【好女人】? 修法:女人該做的事都要做,但也不要放得自己好像變得很醜,也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 修友,妳的【好女人】有甚麼定義? 修友:上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但也不要太委屈自己。 修尊,你呢? 修尊:可以先照顧好自己,還有能力來照顧我。 澤修:把自己照顧好才來照顧妳? 修尊:恩。 澤修:那妳請的是傭人、情人、還是老婆?那把小孩照顧好、把自己照顧好、不要烤肉管妳,就叫【好女人】? 修尊:適當的管我就可以 修學,先問你【好女人】的定義是什麼? 修學:不要太煩。 澤修:唸你算不算煩? 修學:不要太多次就可以。 澤修:那如果明明鬧鐘定錯了,對方要一直告訴你,你晚了一小時…….. 修學:不算。 澤修:所以你自己有自己【煩】的定義。 修穩:做事會為對方著想。 澤修:那我就是妳的好女人,腳踏車不要再騎了,這樣叫做好女人嗎? 修穩:看我自己。 修義:要能相夫教子,能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修因,你的好女人可不可以變成醜女人呢? 修因:不行。 澤修:也要變成漂亮的女人? 修因:是的。 修知,甚麼樣的才叫【好男人】? 修知:要說話算話,有信用,不能說到沒做到。澤修:在錢的方面要互相交代清楚是不是? 修知:是。 修愛:認真工作,照顧好家,對我偶爾會浪漫一下。 所以每個弟子裡面,對於【新好男人】跟【新好女人】都有一套標準。當你有這套標準的時候,你的愛已經有了【順序】,祖師強調愛的所有涵蓋裡面叫做【包容】,當你們在愛的過程裡面是多麼溫柔,當兩個人相處生活在一起,所有的動作都出來的時候,這就叫【真實】。當妳面對這真實的時候,【包容】很重要,你要認為對方所有的缺點是本來就有的,所以要去包容對方。可是你們可能會說:要對方改啊!祖師告訴你,從小孩出生,但習慣抱爸爸,就代表有前世的對應,更何況是不同的社會洗禮,不同的家庭、不同的靈體,怎麼可能會沒有缺點?當你的順序已經定出來,你得告訴自己:自己的缺點是甚麼?你的缺點是怕別人約束你,還是怕別人挑剔你?如果你是怕別人約束那你得明白,你需要恩愛的時候對方給你很【方便】,這方便裡面要很清楚是沒有【隨便】。可是如果你已經跟對方相處過一段時間,對方對你無怨無悔,這樣的對方你如果棄之不顧,你就沒有資格去愛人,要自己知道:我的愛是溫和的。當對方為你做家事的時候,要存著一顆心,不是感恩而是知足,這個知足的心會讓你很認真的去看對方所做的行為,可是還會有人說:你沒有看到他打小孩、罵小孩、吵架的嘴臉,這時候你要去想對方是小孩的爸爸,他出手去教育他的孩子,他沒有理由致對方於死地,這時候如果你發現對方跟你教育小孩有很大的落差,你該怎麼做呢? 修身,如果我是孩子的爸爸,我打小孩、罵小孩,叫他跪著,甚至腳中間夾著棍子,妳會怎麼樣? 修身:會很心疼。 澤修:會不會覺得我很不愛孩子? 修身:會。 澤修:所以如果是我,該如何教育孩子? 修身:應該跟我商量。 澤修:如果孩子在玩危險遊戲時,妳不在,我也要先跟妳商量? 修身:…………………………..如果丈夫在教育孩子的時候,必須學習先讓他處理完,再來溝通。不然孩子都會學會一種【居酒屋比較】,學會一種誰比較愛我,通常學會這樣都會誤了孩子一生。孩子讓他的父親或者他的親人來教,不需要視而不見,要觀察孩子,得忍耐態度。孩子的視窗裡面非常聰明,如果發現有溺愛我的人出現時,小孩可以哭上一個小時;當這個人物不存在時,小孩可以不哭。所以當你在的時候不要出手,讓孩子覺得父母親的愛是平等的,這樣以後不管在外面遇到甚麼樣的情形,他才會有那【抗壓力】,因為人能吃得了苦,才稱為人上人,一個人能稱為人上人必須去吃得了所有的苦,也要有【包容力】。如果你有一對包容你的父母親,要更能用在你愛的人身上,家是用來包容你,不是用來斤斤計較。在這愛的力量裡面,不要讓愛產生了疑問,各位弟子有很多的迷思,沒有一個人願意被丟棄,也沒有一個人願意讓愛的東西被搶走。反過來講,你不想被丟,不想東西被別人搶,必須先學會包容。這包容力要很大,即使對方換了任何的男人和女人,最後懷念的還會是你。 前面的故事告訴的就是不能用自殺來讓對方後悔。如果遇到了學會慣性自殺的人,遇到了只能說倒楣。因為他的自殺要讓你感覺有恐懼,愛不能有恐懼,愛如果有恐懼就已經不對了。所以前面我們說那一世,他說我們以後每一世見到對方就知道對方是和我相愛的。當他那一世已經不愛他了,就已經解除【靈命的宿命】了。如何解除就是要【修】,如果妳現在愛的男人,他嫌妳甚麼東西,如果自己真的是做不好、如果我是為了我自己改,為了我自己做,那你就已經在邁向好女人、好男人的腳步了。如果對方跟你說你沒給我安全感,甚至對方說你沒給我安全感是你給我的錢不夠多…..,要自己好好想想:我是不是給他的錢太少?如果我已全部都給了對方。是不是我不夠努力?如果你也已經努力了,那你就要問問對方,我要給你多少?現金有時是愛最大的阻礙點。 祖師爺常常說:當你愛的人和我愛的人,這裡面有很深很深的意境,但他們兩個愛嗎?所以應該說:跟我生活的人都能夠融洽。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想要什麼?字句不用挑毛病,但要說明白,不要逃避而要去面對。 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果愛了過頭或溺了過頭,這樣都不是好的行為。當你愛著對方,對方不理你的時候,你卻巴著對方。當對方回頭的時候卻又不想理對方,這樣好嗎?現在很多人都用病,用生病來探問對方是不是在意我?如果你喊病痛的時候旁邊沒有人,你喊給誰聽? 修希:有人就好。 澤修:在路邊呢? 澤修:修愚,喊痛的時候旁邊有人有什麼好處? 修愚:為了讓對方注意到。 澤修:如果對方不理妳呢? 修愚:那就算了。 澤修:修恭,路邊為甚麼不喊? 修恭:沒有認識的人,喊也沒用。 澤修:所以要喊要喊對對象,可是萬一對象不理呢?下一次對方痛死我也不理你,這叫冤酒肉朋友冤相報何時了? 澤修:修諾,這時候該怎麼辦呢? 修諾:……………………….. 修義:求祖師爺啊! 澤修:對!真的要求祖師。知道為甚麼嗎?當你求救的時候一定有人伸出援手,來好好告訴妳的對方。 當你如果記得祖師爺曾經幫過你的記憶,你做了甚麼事情?沒有資格還去要求祖師爺?甚麼事都好好的要去勸妳,兩次、三次、四次。所以祖師爺喜歡【要】,要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就是:你在玄武門,祖師曾經幫過你們的記憶!不是要人情,是要你面對你曾經的上司如此的幫過你,這樣你的信心就不會動搖,不會因為旁邊人的事務改變了就忘了。 對有很多人,我在危機的時候都有出手過,所以念不念情,記不記情,就是看弟子們了! 澤修:修穩,祖師爺向你要一段記憶:曾經有一天,在高鐵,師父發出了簡訊,給你三個YES,算不算心靈相通? 修穩:算。 澤修:那時候是加油打氣,現在還要不要?給你三個YES是表有三段的起落,只要你有問題祖師爺都會接手。 澤修:修緣,請問當你師父去妳家的時候,某個人一直在床上咳嗽生病,某人是誰? 修緣:我。 澤修:那師父叮嚀妳、照顧妳、告訴妳道理,算不算愛? 修緣:算。 澤修:修學,還記得有一次三更半夜,師父進去你房間,你跟你母親偽裝得很好,如果沒有神,隔天你和你母親怎麼會和好呢? 修愛,曾經妳手上有道場的鑰匙,進來道場,妳告訴祖師爺妳怎麼了?結果要走的時候,妳摩托車發不動,我把誰叫起來了? 修愛:師父。 記憶裡面要有一段叫做【愛的記憶】。這個愛是別人對你們付出去的,如果這個愛不好好記起來,你們心中根本沒有祖師爺和師父了,師父會累死。 因為你們對於向祖師爺和師父要求,就得到對妳們的愛,太方便了!你們不懂得惜福,知足。修友一路上跟著師父這麼多年,看過師父救了很多人,所以很多人出事情了第一件事情會找修友,修友也會覺得師父怎麼這麼多次為了這個人,所以修友產生了這個人不懂得知足,可是祖師爺的眼中不是。祖師爺告訴弟子們,如果你們反反覆覆犯著相同的錯誤,是因為你們容易遺忘祖師爺和師父對妳們所說所做的。所以容易遺忘了人,你的存摺裡面一定沒什麼錢,因為你是個不懂得感恩的人,不懂得感恩的人一定沒有錢。所以在玄學裡面,不貪不取,玄武門收的束脩,護持金,是【見紅擋煞】,甚至有人不夠的時候,都有方法。當你遇到無形的時候,無形帳本已經開始計算,師父有權慈悲,弟子們也有權遵守道場的規定。 很多事情希望弟子細細思量,對愛不要不知道怎麼了,而是很清楚自己的愛,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nvxo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